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全部作品
  • 推荐模板
  • 酷站欣赏
  • 热门文章
  • 最多喜欢
  • 最新贴子
  • 热门评论
  • 分享到

    明代崖州乐平营遗址之谜

    ## 时间:2018-09-15 阅读:1571 回复:0

    151

    主题

    187

    帖子

    198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980
    266310215_看图王.jpg
    清代崖西舆图

    一幅清代地图足以让人在大山里找到迷路,这就是我所探寻的明代崖州乐平营遗址之谜。

    西汉元鼎六年(前111),汉武帝派遣伏波将军路博德、楼船将军杨扑等平定南越之乱。元封元年(前110),在海南岛设置珠崖、儋耳二郡,辖十六县,自此海南岛正式归入中央王朝的政治版图。当时朝廷在海南岛实行环岛建置,即以海南岛外流水周寰而治,而中部黎族聚居地还相对放松,直至南朝梁时,冼夫人在海南本土设置崖州,有效地管辖海南岛全境。

    尽管朝廷在海南中部从未放弃治理,然而向内布防应该是一个从无到有、从少到多的过程。自唐代起,古忠州是向内布防的营汛之一。相传咸通五年(864年),辛、傅、李、赵四将奉命率兵抵琼,深入黎峒,镇压黎族起义,擒拿起义首领蒋璘等人,即于琼山县南境黎峒置忠州,隶属安南都护府。屯兵7年,死亡过半,于咸通十一年(870年)还兵,随即撤销忠州建置宋代,古镇州是古代琼西通往五指山腹地的交通要冲位于即今东方市东河镇中方村。北宋大观元年(1107年),提刑王祖道渡海观风,谓黎地广袤,都县稀疏,奏请于生黎之地立镇州以加强统治。四年后,因出差货物不多,中间并无人旅往返而废止。

    明万历年间,朝廷在海南中部增设诸多营汛以加强统治,位于黎母山的水会所城便是其中之一。《万历琼州府志》记载,水会守御所在琼山县林湾都水蕉、大会二营之中”。水会所城为当时中部的交通要冲,东达万宁、陵水,西通儋州、感恩,往北便是琼山和定安,商贸繁荣,人来人往,成为明清一段时期海南中部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与此同期,朝廷在海南西南部的黎峒中设置乐安城据《大明一统志·琼州府》记载:“乐安营,在崖州西北一百五十里,地名烂红沟,明万历四十二年设,筑城周四百丈。又乐平、乐定、藤桥、小桥共五营。本朝拔千总驻乐安营,分防乐平营汛;又拔把总小桥营,分防藤桥诸汛。”

    当时崖西黎峒多有叛乱,朝廷因此增设营汛。乐安城、乐平营、乐定营同期构筑,命名“平、安、定”是寓意平平安安,安定下来的意思乐东县则是由“乐安城”演变而来。《崖州志》记载“乐安新城巡检及陆路千总扎驻所,在州城一百五十里。明万历四十四年,剿抱由、罗活二峒叛黎,继议善后,题请筑堡,屯兵戍守。监纪推官傅作霖、署理琼崖副总兵杨应春、知州张宿以抱由峒前瑞芝山为乐安、德霞、抱牒之冲,地名红烂沟,建立砖城。”

    两年前(2016年),我和当地民俗专家按图索骥找到古崖州乐安城遗址,位于乐东县抱由镇正南面公里处瑞芝山上。当时发现刻字城砖远比我们想象的丰富,除了《乐东县志》介绍的“方砖上划有乐安、东、南、西、北、左、中、右字号。”还发现有太、陵、都等,以及版印。据说位于抱由镇抱由村西北约500米处发现的七座砖窑遗址即为修筑乐安城而建。

    今年年初(2018,我们在乐东寻找另外两座营汛,即乐安城附近的乐定营、乐平营。据《乐东县志》介绍,“乐定营遗址位于三平乡头塘村东北东仔坎乐定营、乐平营距离乐安城均20公里,两营鼎峙遥相呼应,成犄角之势。在三平乡,我们找到了头塘村窥其地势,呈台基状,是方圆十里的制高点。当地村民介绍,乐定营遗址即位于三平中学校区这个位置,前些年校区内曾出土一批文物。

    以上两处营汛遗址基本落实,唯独乐平营遗址寻找多日无果。先是地点不确切,其次是参考资料说法不一,再者遗址文物佐证更无从谈起。

    据《乐东县志》介绍,乐平营遗址又名乐平讯,位于千家乡响水电站上游牛角湾处东岸古道上建于明万历四十四年1616,营墙用砖、石砌筑。东北距乐安城20公里。明代,罗活、抱由、多涧、千家诸峒黎民数次起义,为镇压义军,明政府在此设营驻军,至清代也有官兵常驻。此处是内地通往沿海唯一道路,地势险要。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1119日,吕那改率领黎民义军攻入并摧毁此营。

    我们按图索骥先在响水电站上游查找“牛角湾”,如今“牛角湾”这个地名早已不复存在。据说“牛角湾”也叫“老苏田”,位于千家村西部。据《乐东县志》介绍,民国33年,崖县县长邱岳观、崖县抗日游击队顾问颜任明等人曾在“老苏田”创办一所中学叫做“苏田中学”,也就是日据时期崖县流亡政府所在地,即抱善地区。在千家镇抱善村、山鸡田、风头村、高园村、新安村、煮熟田、打狗村、抱平村等村落,我们走访了当地多位村民,无人知晓“牛角湾”、“老苏田”及“苏田中学”。

    DSC_0705_看图王.jpg
    日据时期日军绘制的“海南岛略图”

    在海口市博物馆馆藏日据时期日军绘制的“海南岛略图”上,“乐平汛”地名赫然在目,位于“乐安汛”下方。该图是日军占领海南岛后绘制的自然资源分布图,可见民国时期“乐安汛”及“乐平汛”地位之重,至少这些地名当时还是沿用,直至现代这些旧地名才从地图上消失,而取代这个地方的主要地名是“千家”,说明“乐平”与“千家”两地接近。

    据《光绪崖州志》记载:“乐安汛城深据西黎心腹,村峒四面环绕。由汛东十五里至多港峒。由汛南十五里至多涧峒,又二十五里至情重营,再十里至乐平汛。”由此得出乐安汛至乐平汛有五十里,相当于现在的25公里左右,接近《乐东县志》介绍的距离,位于即今千家镇这个范围。据《广东历史资料1959年第1期》介绍,“乐安通往崖州的交通要道四家市(千家市)附近的青岭建立乐平汛。”随后我们又专程走访了千家镇青岭村。据当地村民介绍,村子附近的山脉即是青岭,解放前这里曾发生激战,是个战略要冲,但从未听说“乐平汛”。

    DSC_7279.JPG
    青岭

    乐平汛遗址今何在?这一处既无确切地点又无遗址可考的地方便渐渐走入历史的深处,从此消失在莽莽大山之中。

    附录:明清崖州境内发现的部分古砖规格
    ——清代崖州城古砖规格:
    吉字砖(45×20×12厘米)
    大方砖(43×15×12厘米)
    中方砖(34×18×10厘米)
    小方砖(28×17×8厘米)

    唐代大云寺古砖规格:
    大方砖(37×18×10厘米)
    中方砖(34×18×9.5厘米)
    小方砖(30×18×8.5厘米)

    明代乐安城古砖规格:
    大方砖(42×18×12厘米)
    中方砖(35×18×12厘米)
    小方砖(27×14×8厘米)
    弧形砖(37×18×11厘米)

    明代乐定营古砖规格:
    大方砖(28×15×8厘米)

    明代田头三轩砖窑址古砖规格:
    大方砖(29×17×9厘米)
    小方砖(27×13×7厘米

    明代洋上砖瓦窑址古砖规格:
    大方砖(27×16×7厘米)
    弧形砖(35×19×7厘米)

    清代崖州文峰塔古砖规格:
    小方砖(27×12×6厘米)

    古代砖体积超乎现代砖一倍以上,你能想象古人制砖标准是什么吗?从以上几处古遗址考察发现古今制砖规格越来越小。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砖头长宽比例不一,在建筑中会带来不便,制定统一标准的规格无论在预算中,还是在建筑中有便于科学统筹。现在中国标准粘土砖的尺寸为24×11.5×5.3厘米,制定这一尺寸的目的是为了保证砖的长宽高之比为4:2:1(含1厘米的灰缝宽度)。

    从以上数据看,吉字砖(45×20×12厘米)规格最大,据说吉字砖源自宋代吉阳军的“吉”字,系宋代规格之一。崖州城、大云寺、乐安城三处发现的中号方砖(34×18×10厘米)规格非常接近,说明当时制砖有一定标准,系明代规格之一。乐定营大方砖(28×15×8厘米)、田头三轩砖窑址大方砖(29×17×9厘米)、洋上砖瓦窑址大方砖(27×16×7厘米)三处古砖规格接近(相差1厘米左右)。说明明代民间制砖已经规范化,但到了清代直至现代制砖规格越来越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TA 的相关文章

      海南新媒体原创平台

      我们能做的正在影响我们的时代

      在线客服
      QQ905025275
      客服电话
      13016283846
      官方微信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